<font id="d7xzz">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</font>
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meter id="d7xzz"></meter></delect></dl>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
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font id="d7xzz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7xzz"><dl id="d7xzz"></dl></dl>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font id="d7xzz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7xzz"><output id="d7xzz"><font id="d7xzz"></font></output></dl>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font id="d7xzz"></font></delect></dl><dl id="d7xzz"></dl>
<dl id="d7xzz"><output id="d7xzz"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
<dl id="d7xzz"><output id="d7xzz"></output></dl>
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/delect></dl>
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
<noframes id="d7xzz">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/delect></dl>
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
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
<dl id="d7xzz"></dl>
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font id="d7xzz"></font></delect></dl>

加快實施“走出去”戰略,尋求產業更大發展空間
——陳健 全國政協委員/原商務部副部長

  各位來賓,各位領導,我很高興參加這次中國紡織產業實施“走出去”戰略交流大會,這次會議開得十分及時,十分重要,雖然它不是一次工作會議,但是它能夠起到工作會議一樣的效果。
  
  紡織行業在中國的發展歷史上,曾經為中國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。這一點是沒有任何懷疑的。在當年,紡織行業為中國整個經濟GDP的增長,為中國的進出口都做出了很大的貢獻。那么面臨新的形勢,確實存在著一個進行戰略結構調整的問題,從而取得行業可持續發展的重要的任務。
  
  我想在各個行業里都會同樣碰到這樣的情況,那么面對這樣一個機遇,面對這樣一個形勢,我們應該看到,它同時存在著機遇和挑戰。
  
  王會長找我提出了工作方面的要求,我這兩天也認真地思考了一下,我們怎么來談這個問題,我想主要是談兩個方面。
  
  第一,當前我們所面臨的形勢,只能從大的角度點點題,不可能展開來說形勢,從目前我們所面臨的大形勢來看,國際形勢有三點:
  
  一是金融危機尚未走出困境,經濟復蘇不確定因素繼續增加。這個問題我想不展開來說,大家都有同感,美國兩次危機出現之后,蔓延到歐洲的主權債務危機,到今天為止,我們還看不到全面西方經濟復蘇的前景。
  
  二是新興經濟體發展潛力較大,但是發展速度在減緩。從目前世界整個經濟發展情況來看,新興經濟體確實存在著很大的發展空間。在前不久舉行的金鉆五國首腦會議,及相應的經貿部長會、央行行長會和財長會,都顯示出他們的發展潛力是巨大的。但是由于受到了西方金融危機的影響,他們的發展也受到了很大的制約。
  
  三,在目前世界經濟危機的情況下,各國的宏觀經濟政策趨向于益己。多邊主義,遇到了很大的挑戰,與之相替代的是區域經濟合作呈現出新的發展趨勢。
  
  我想國際形勢就這三點大的方面,西方危機依然存在,新興國家受到制約,在此情況下,各國的經濟政策趨向于利己,多邊主義受到很大的挑戰,那么相替代的是區域經濟合作,以美國TPP為代表的各國的區域經濟合作的步伐在加快。
  
  從國內形勢來看,歸結起來也是三點。
  
  一是經濟結構、產業結構的調整壓力加大。大概從目前我們每個行業看,都面臨著艱巨的結構調整的任務。
  
  二是國內經濟從目前看,普遍的生產成本上升,地價、人工費用、原材料價格都在上升。紡織行業在這個問題上,我想體會是相當深的。
  
  三是我國的宏觀經濟政策調整空間有限。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空間都已經比較有限,需要釋放改革的紅利,從而促進中國經濟大的發展。
  
  那么在這樣一個大的國內外形勢下,紡織業又面臨著結構調整的艱巨任務,確實是值得我們很好研究的。
  
  我認為這種形勢下,既為我們提供了很大的發展機遇,也會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挑戰。我們正是在這樣一種形勢下,來共同研究,應對我們行業中出現的問題,從而使得行業結構有一個較大的變化。
  
  來之前,我看了一下中國的生產能力。從目前來看,大數上,中國的纖維產量大概占世界的半壁江山,差一點點。中國作為紡織業大國,在目前的結構調整這樣一個歷史階段,我們應當怎么來思考這個問題。
  
  下面講第二個問題。
  
  第二,應對這樣一種形勢,我們應當采取什么樣的對策?
  
  今天的會議叫“走出去”,但是我想在開放型經濟的條件下,我們一定把“走出去”和“引進來”要結合起來考慮,紡織業的調整也必然面臨著“走出去”和“引進來”兩個方面的結合。
  
  那么下一步的工作面對這樣的形勢,我想主要做好兩方面的工作。
  
  其一,要切實做好規劃。
  
  剛剛我問到王會長,我們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還有一個規劃院,這是很重要的一支力量。所謂做好規劃,就是面對中國這么樣一種產能和力量,面對全球的形勢,我們的規劃應當怎么做,我想這里面主要包括四個方面的內容。
  
 。1)從宏觀上講,從中國歷史發展、中國經濟發展的歷史階段來講,中國勞動密集型的產業,例如紡織業,從解決就業著手,還需要保留多少,這個數我想要算出來的,應當保留多少,如果需要保留,那么財政就要出手來支持,因為它的主要目的不完全是市場化的,他有社會作用,因此這個數要算出來。
  
 。2)我們這個行業整個升級調整,究竟需要引進什么,我們要引進來多少,引進什么,大家可以講好多,我想回頭會展開來談,主要我想還是技術,品牌的問題比較復雜,我們可以再探討。
  
 。3)我們到底應該轉移出去什么,轉移出去多少,這個數也是可以算出來的。
  
 。4)我們“引進來”和“走出去”主要的方向是哪里?是什么?
  
  對這樣一筆大賬,在規劃的基礎上,就能夠實施的更好,在規劃的基礎上,才能使我們的工作更加減少盲目性,減少不必要的成本,這叫磨刀不誤砍柴工,這是我想我們應當做的一件事。
  
  那么在這個過程當中,商務部愿意幫助紡織行業來研究做好這個規劃,特別是“引進來”和“走出去”的規劃。
  
  在這樣開放的條件下,其二,要切實組織好實施。會議開完了,我們要有一些具體的動作,如果一旦取得行業的共識,我想我們就應該把這些工作組織好,當然“走出去”或者“引進來”,應當是一種市場行為,但是環境營造好、組織好,這也是“引進來”和“走出去”的必要條件。
  
  下一步在開放條件下,紡織業到底應該怎么來做。我想主要是三個方面。
  
  第一,要通過對外投資并購,掌握我們紡織業的貨源、市場以及技術管理等生產要素。
  
  中國金融危機之后,進出口下跌20%。我們這么龐大的一個出口量和進口量,如果我們對市場的掌控能力是那么脆弱的話,對我國的經濟安全是不利的。因此今天我們來談開放條件下的紡織業的升級改造轉軌,就必須要站起來看,全球的貨源,包括棉花,化纖等等,究竟現在掌控在哪里?
  
  我們不能夠完全被動的跟著國際市場走,應該站起來考慮我們是不是應該集中行業的力量。
  
  對大的棉花銷售商要有一定的掌控,大的棉產區的棉花收購要有一定的掌控。當然化纖的情況更加復雜一點,我們可以另外再研究。對市場也同樣的。在全球,我們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,已經達到4000多億紡織品的出口,確實很大程度上是企業自發的,也帶有一定隨意性的發展。這個發展到今天,我們必須對我們的出口市場,要有一定程度的掌控;全球的紡織品流動究竟是多少個管道,我們應該對那些銷售管道,要有一定的、通過貿易投資相結合的辦法有一定的掌控。
  
  我想這個問題大家已經議得比較多了。我舉一個小例子,我們紡織品的后整理技術有一些差異,這些技術在意大利、德國、法國都掌握在一些中小企業手里,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的形勢下,他們碰到了很大壓力,孕育著我們的機遇,我們應當對這個情況有一個充分的了解,有計劃的對這一類企業實施并購。當然我講的技術不光是紡織技術,也包括紡織機械技術,在這個過程當中,也能夠得到一定的提升。
  
  第二,通過對外投資,轉移富裕的產能。
  
  我和同事也在商量,有沒有可能把我們行業的力量組織一下,因為現在單個的紡織企業他們的組織是有限的,怎么樣通過一定的組織,在境外重要的產棉區,經過綜合調查、了解,做好基準調查的基礎上,我們實施一到兩個境外經貿紡織園區。放在哪里好,行業可以考慮。有同事提出來西非五國產棉區,到底應該怎么來處理,大的我不敢說,搞兩個園區,一個園區200萬,試試看,或者我們集中力量先搞一個,愿意參加的企業參加,集中搞一個園區,找到一級開發商先把土地弄下來,完了把生產能力轉移過去,兩個開發區搞成功一個就有示范效應,就能有計劃的轉移出去。這個目前商務部和財政部有一個關于對外經濟合作區域的政策,這個政策希望大家能夠充分利用好。
  
  今天到會的,一會兒還要發言的,我們對外投資合作司就管這個的,也就是說做對外經貿合作區,把企業集群式的組織起來“走出去”,國家財政給予30%的投資風險補償,就是企業掏1塊錢,我貼你3毛錢,我想這個對行業是一個利好的消息,請大家研究。
  
  第三,要認真做好結構調整的相關工作。
  
  所謂騰籠換鳥,如果我們生產能力出去了,籠子騰出來,得把鳥引進來,這個就是結構調整的第三步,必須要把那些籠子里裝上鳥,放走的是麻雀,不能夠“引進來”的是比麻雀更低檔的鳥。這里面我們再通過前面技術并購的過程中,我想我們逐步的發展高檔織物,發展服裝業,從而使得紡織業有一個大的提升。
  
  紡織業的結構調整問題,課題很大,方方面面也很多。我想通過我們共同努力,用集體的智慧,共同想辦法應對這樣一種挑戰,我們一定能夠找到很好地解決問題的方法,商務部愿意為紡織業的走出去提供我們應有的服務。
  
  最后,我想預祝這次會議取得圓滿的成功,謝謝大家!


怡红院
<font id="d7xzz">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</font>
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meter id="d7xzz"></meter></delect></dl>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
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font id="d7xzz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7xzz"><dl id="d7xzz"></dl></dl>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font id="d7xzz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7xzz"><output id="d7xzz"><font id="d7xzz"></font></output></dl>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font id="d7xzz"></font></delect></dl><dl id="d7xzz"></dl>
<dl id="d7xzz"><output id="d7xzz"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
<dl id="d7xzz"><output id="d7xzz"></output></dl>
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/delect></dl>
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
<noframes id="d7xzz">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/delect></dl>
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
<video id="d7xzz"></video>
<dl id="d7xzz"></dl>
<dl id="d7xzz"><delect id="d7xzz"><font id="d7xzz"></font></delect></dl>